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15的文章

+演講反思:苗栗市警局演講反思+

圖片
很難想像,有一天會有這樣的機會站在警察面前演講。
感謝素華給了這樣的機會,願意讓警察幹部的教育訓練有一些非警察的內容,在有限的課程內找出時間,邀請像我這樣的外部講師,從兩三個月前就開始討論要講什麼內容,希望看到不同位置的換位思考,傾聽與溝通,假使能讓很陽剛的警察同仁們接納自己也可能脆弱,願意求助並被照顧,宣泄壓力,那真是功德一件。
花了很多時間構思演講內容,試著針對警察們可能遇到的價值體系衝突、結合一些影片來思考、理解大環境的改變與社會支持系統的弱化、並帶入最近的時事試著靠近彼此、打開合作的可能而非互相謾罵。

連續兩天的演講,針對不同的警察幹部,發現自己這段時間又過得太安逸了,警察們的思考方式是目前我的生活圈中相對陌生的,雖然拋擲出的問題仍然有很多炯炯有神的眼睛,偶爾會給出點頭、竊笑、喃喃自語的回應對我而言已經很棒;但也發現果然自己做的還不夠,還沒辦法很精準掌握有年資的警察幹部的困境、設計的內容比較像對第一線警察的處境。
也面對一些挑戰,一位資深警察幹部問我「老師如果這件新聞沒鬧這麼大,妳會支持警察假扮社工入宅嗎?」;我回答,「我原則上還是不贊成這樣」(基於社會信任與腳色的關係),這位同仁緊接著回話「那這樣老師妳不是也是本位主義沒有換位思考嗎?」;雖然我強調了重點是專業間的理解與彼此尊重,但他似乎仍然不太滿意,而我對自己也是。
總覺得沒把問題想透徹,而且自己的理解還太少。雖然仍強調了破除對彼此刻板印象就是從接觸與互動開始、釐清彼此的價值觀、以及一定是一起滾動前進的,像跳一隻新的舞、一開始總是會彼此踩到腳、只要關係還可以讓我們繼續練習就好。
但還是對自己不太滿意。總是期待自己可以一次比一次更精準、總是期待在一期一會的演講裡可以做得更好、但也需要試著接受現在的自己、現在的每一個機會與願意跟我正面回應的人們,帶著一種期待以後的自己會更好的願力。

p.s:這次到苗栗,晚上入住離車站很近的新興大旅舍,意外的讓人喜歡,雖然本來就查過網路風評不錯,但看到旅舍內陳設的許多已有50年歷史的物件,復古翻新的巧思,以及目前近乎失傳的台灣旅舍技藝「棉被花」,老闆一家就住在旅館一樓,很願意跟旅人介紹苗栗跟旅舍,讓人感覺不到其實在住旅舍,有種令人不忍離開想多住好幾天跟老闆一家多聊更多的想法。
如果有更多這樣保存了傳統的物件與歷史的民宿,相信不只是本國人,也會有更多崇尚深度旅遊的外國朋友們來訪的。下次想花更多…

+頂嘴這回事:受盡委屈價值動盪的一代+

圖片
「我從來沒有這樣對爺爺說話過,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說話」

從318學運之後、七合一大選、反課綱,各種年輕世代的反動衝擊著長輩的價值觀。

從「單一價值」到「多元價值」

爸爸常說「以前我們不管給什麼作文題目,最後都要寫到『殺朱拔毛,三民主義統一中國』」、「蔣公過世的時候大家還哭得亂七八糟」,爸爸時常看著電視新聞的時候忍不住感嘆「現在蔣公銅像都必須要撤掉,我們以前看到銅像還要立正站好呢」,那感嘆後面不是緬懷,而是一種價值觀的衝擊與混亂,對於「什麼是對的」的這回事。

我總是忍不住猜想「應該有很多人跟父親有類似的經驗」,沒有很刻意的反對或支持,就是長輩怎麼說就乖乖的聽著,然後也認真的遵守著,一路走來認真地遵守著這些從小被教育的規範,也小心翼翼地不要犯錯,努力地工作,不管自己份外的事情,也這樣叮囑我們「你不懂得的事情不要管太多」,認份且努力地為了家庭累積各種資源,甚至為了這個目的刻苦地對待自己。

卻發現子女、或年輕的一輩竟然會指著自己的鼻子對自己說「就是你們這一票既得利益者把這個社會搞壞的」,吞不下去。父親時常生氣地說著「十大建設是我們那時候弄出來的,經濟奇蹟也是我們創造的,明明是要交給妳們的時候搞壞的,為什麼都是我們的錯!」

看著這樣的父親,時常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為什麼有這麼多抗議,只能告訴父親「每一個世代都一定有認真刻苦的人,也一定有打混摸魚投機的人,不見得都是這整個世代的錯」,也試著告訴父親「有時候當每個人都謀求自己的利益最大化的時候,其實每個人都沒做錯,但卻會讓我們的社會變得很脆弱,現在,大概就是這樣」。

一路走來的價值信仰,卻好像變成一種錯誤,或是突然發現「原來這世界上不只有一種價值」,原來,每個人有自己的苦處,跟自己的生活方式,不見得有一體適用的標準,是種混亂。

禮:尊重的形式改變了

「你們講話的時候為什麼總是『你你你』的阿!」、「妳有印象我們曾經這樣跟爺爺奶奶頂嘴嗎?」、「我們是這樣示範給妳們看的嗎?」,然後就會陷入「父母難為阿,這年頭當爸媽就是只能給不能說啦」、「我們怎麼這麼命苦,小時候聽爸媽的、長大了聽兒女的」、「這一輩真的好辛苦」的夫妻對話。

身為子女,聽到這種話心理總是感到很難過。

「形式上的禮」很容易做,「實質上的禮」其實很困難;兩者如果能夠同時滿足當然很理想,但假使無法同時滿足的時候,父母師長想要的究竟是「形式上被尊重」還是「實質上被尊重」?我常常發現,父母師長在追求的是…

+塵世喧囂的暫停鍵:十日內觀筆記(下)+

圖片
前接 《塵世喧囂的暫停鍵:十日內觀筆記(上)》,強烈建議讀者先看完上集,以及上集內的注意事項,然後再接這篇文章,不然不知道前因後果可能會覺得怪怪的喔!

【四、第七天到第九天的煎熬】
第五天(還是第六天)開始就增加了新的規矩,在每天的「共修時段靜坐」不能睜開眼睛、不能移動手跟腿,換句話說只要一開始擇定了一個坐姿,就要想辦法貫徹到一個小時。

雖然葛印卡老師也提到重點不是虐待自己,而是增加覺知,包含對自己身體上升起的各種喜歡與憎惡的覺知,讓身體的感覺歸身體,而不要對自己身體的感受增加太多評斷,但真的會扭動得像蟲一樣,特別是我是靜坐放牛班(最後一排)的時候。

就會一直前後轉移身體的重心,希望可以找到一個緩解疼痛、或是讓血液比較可以流通的位置,但怎麼嘗試都找不到點,身體也會感到痠痛而難以維持某個特定姿勢,於是通常在45分鐘過後,就會開始像蟲子一樣。

然後會在心裡頭想「到底還有多久」,靜修堂裡沒有鐘,我又忘了帶錶,所以縱使睜開眼睛偷看,也只能想辦法偷看別人的手錶,我身邊的位置就差不多跟我一樣放牛班,別人也會動來動去的阿,其實沒有那麼容易偷看到錶TT_____TT。

所以就只能等待著結束的信號,葛印卡老師的結束唱頌了,每次扭動到一個極限的時候,總是在內心深處想著「再撐五分鐘」,撐了好一陣子以後,也搞不清楚五分鐘了沒,就會陷入「到底要換個姿勢」還是「繼續加油多撐五分鐘,一定時間快到了」的天人交戰。

多半時間我都會充滿賭徒心態,繼續凹下去!

痛啊~。也因為這樣,當最後想起葛印卡老師的唱頌時,真有種「那是天籟啊」、「解脫的信號阿」、「從小的死亡到新生」的感受;當然,我們也開發了一些時間推估方式,包含顆啦科啦響著的中午餐車,聽到的時候代表再十分鐘就要午餐了!之類的,一種穩定生活中的小確幸的片刻那樣的感覺。

但縱使是這樣,過完一半以後,才是痛苦的開始。

每天都想著「快結束回家了吧」,怎麼還有這麼多天,天啊,我還有五天才能回家、四天、三天、兩天,不,是超過48小時,怎麼這麼久?回去到底有多少狗屁倒灶的事情等著我,這段時間台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身邊的家人們沒事吧,我是不是該提早幾天離開,這樣可以比較有餘裕處理事情?會不會殺出什麼措手不及的事情要處理啊?哎呀,星期天才放我們走,我星期一又要馬上工作了,這樣好累啊,要不要提早幾天回家,哎呀,休息都不夠了,幹嘛搞這個,在家裡睡不是很好嗎。

接近結束的過程裡,眼看著鐘點…

+塵世喧囂的暫停鍵:十日內觀筆記(上)+

圖片
在內觀中心裡的每一天我都想逃,都想回家,都覺得難熬,聽到葛印卡老師說「每年至少回來一次」還翻白眼心想「又不是腦子燒壞還回來幹嘛」;但回來以後的這兩天,都覺得「內觀中心的時間真的很珍貴」,然後一直想著「下次什麼時候要跟同寢室的室友們一起再去」。

越長大以後,我們越難給自己一點時間,好好陪伴自己。

光是解決出現在眼前臨到的每一個問題,判斷每一個機會的長期發展性,像一列不斷加速的火車,勉力維持著不要出軌就已經筋疲力盡,陪自己?讓我睡飽一點可能比較實際。

一個機緣,有朋友去了內觀,看著分享的經驗,覺得如果有機會自己也該去看看。

然後,就踏進了內觀中心



※本文開始及閱讀前的重要注意事項:
(1) 請務必理解這篇文章,是基於我個人參與十日內觀課程的經驗所寫的,對於佛理、課程安排的實際深意我不見得真的都理解,我的詮釋也不見得都正確,我只是想分享這樣的一次經驗。

(2) 強烈建議如果妳原本就已經想去參加十日內觀課程,妳可以不要看這篇文章,直接去報名跟參加實際體驗課程我個人認為比較好,因為全部理解整個內容,有時候會像看電影被爆雷一樣,妳會缺少很多個人內在的經驗,而那些可能很重要;而且我的經驗可能讓妳之後會比較跟推敲,反而干擾妳的經驗。

(3) 倘若妳看了這篇文章很想去參加十日內觀課程,強烈期待妳需要想清楚「我願意花十二天去上十日內觀課程,不中途離開」,不然其實很可惜、也有點浪費被供養的資源。


【一、十日內觀前的斷捨離修練】
身為一個活在現代社會裡的獨立工作者,要離開工作崗位十天,而且完全不能處理公事,其實是充滿挑戰的,這個時候母親早些年時常耳提面命的「妳沒有那麼重要」給了我一些力量(哈)。

如何面對各種「機會」與「責任感」跟「自我照顧的需要」,是一個練習

那有點像「告別的練習」,如何開始一步一步把手頭上還沒做完的事情做到一個段落,然後告訴身邊跟自己的工作有關的人自己要遠行,可能連絡不到,並且把之後預定要做的事情僅可能往後推遲一些,讓自己有些寬裕。對我這個總是急驚風,巴不得把各種事情塞得滿滿的人來說,「看到自己需要空間」並且「試著努力擠出這樣的空間」是一個沒有嘗試過的挑戰。

我很少允許自己照顧自己,因為我多數時間總是優先看到別人的需要,縱使時常在工作崗位上遇到慈心的前輩叮囑「妳要好好照顧自己,才有能力照顧個案」,但從小養成的習慣,還是時常讓自己忘了照顧自己,直到身體以生病的方式跟自己抗議。運氣很好,合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