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15的文章

+老師們,你準備好被「暗殺」了嗎?v0.2+

圖片
「如果」身為一個教師站在講台前是為了訓練學生有能力殺掉自己,那麼,你能多勇敢地站在講台上?而你,又能多勇敢地傾囊相授?

話說...身為教師已經很苦命,幹嘛這麼想不開?(大誤)

這是一部超現實的架空漫畫,但我卻有種重新想起「教育的本質應該是怎麼樣的」的感動。

一隻外星生物(被學生稱為殺老師),把月球炸出一個大洞、並預言要在明年三月(相當於我們的六月,學期結束前)毀滅地球,不知怎麼地自願成為某個菁英學校被放逐班的導師,這個菁英學校為了促使學生「有積極向上的危機意識」,因此蓄意地差別待遇成績上最後5%的學生組成的班級,不管是校舍遠離主校舍、很破舊、甚至主校舍的所有同學都可以歧視這群學生,包含運動會的辦理都是蓄意地讓E班學生出糗、朝會發資料E班沒有卻必須在朝會結束前背完等。

看著這部漫畫,總讓我不禁思索這些問題。

「殺老師為什麼非被殺不可?」


「殺老師為什麼必須訓練這群學生足以殺死他的能力?」

「被『殺死』意味著什麼?」

「如果老師不準備訓練學生能殺死自己,意味著什麼?」

「未來」有許多等待被挑戰、與解決的難題。

於是,老師必須訓練學生,為了讓眼前的孩子能夠擁有足夠應付問題的能力,老師必須持續地被挑戰、讓孩子透過一次次反覆地挑戰教師裡學習、成長;而在這一次次挑戰的嘗試間,老師還會幫學生「保養」,讓學生更能看到自己的優缺點,同時發展出屬於自己獨特的問題解決方式,而這,其實也是孩子在這個環境中適應、生存的方式。

老師並不是必須被殺,而只是老師所持有的知識「可能會過時」,「無法用來解決問題」,因此,「老師必須訓練眼前的孩子足以打倒自己、迎向解決未來問題的能力」。

為了打倒自己(教師),不擅長運用語言的孩子必須學著溝通,學著合作,學習運用彼此的力量、欣賞彼此的優缺點,同時也讓自己成為具有能力的一份子。

聽起來很美好吧?



但,哪有這麼簡單?

特別是,維護自己的尊嚴跟生命是人的本能的時候。教師能不能允許自己「不知道」、「不會」、「明明是被捅,很羞愧的時候,還看到孩子的成長?」

「我在這裡,我等著你們來挑戰,用肉身真實地與學生互動、交流,你們會反覆地用自己的方式挑戰我、而我帶著一種自己可能被傷害也無所謂的覺悟,反覆地許下承諾以對方的成長為目標,重點不是我,而是挑戰的你們、以及你們要面對的未來。」



老師們,你準備好被「暗殺」了嗎?


同場加映:沙發客來上課:為什麼老師不能犯錯?(Vinay)

同場加映:一部2009年的影片,說…

+老師們,你準備好被「暗殺」了嗎?+

圖片
仔細說來,教師是我們的教育體制內「最循規蹈矩」的一群人,他們努力地符合各種規範與標準,過關斬將,好走到今天這個位置,這樣的努力不該是沒有價值的,所以教師們努力地站立在講台上傳遞著各種理念,關於「符合標準」的那些理念。

只是,教師們往往忽略了「自己的經驗」不可能「涵蓋社會的需要」。

特別是現在已經不是中古世紀,教師不是獨佔知識的教廷人員;時代變化快速,孩子吸收知識 ( 包含垃圾知識與煩惱 ) 的來源既多且雜,教師早已失去知識獨佔的能力,也失去憑恃此而來的「權威」與「被敬重」的角色了。也因此,我們看到有部分教師更努力地強化「權威」,希望讓孩子照著自己過去的步伐走,因為那是他「唯一已知的成功方法」,也看到許多教師感嘆「人心不古」,「孩子一代不如一代」,興起「歸去來兮」(退休)的念頭,漸漸地喪失教學熱誠。

當教師從教室裡逃離,孩子卻還必須被綁在教室裡。

因為教師還沒打算放棄自己的「知識權威者」的身分,過去孜孜矻矻的努力,讓教師習慣於「完美」,習慣於「不被打倒」,習慣於「傾囊相授自己的已知」而非「讓學生挑戰未知」(因為那後面是什麼?我怎麼知道怎麼處理?阿又該怎麼評分?)。

維護自己的尊嚴跟生命是人的本能,但當這個世界的複雜程度已經超越教師所能理解跟控制時,教師能不能允許自己「不知道」、「不會」、「明明是被捅,很羞愧的時候,還看到孩子的成長?」

坦白說,這真的超困難。

特別是現在的孩子不像過去教師成長的年代,有這麼強的權威崇拜,要吐你嘈的時候孩子是沒有在留情的,對站在台上一路走來都努力自我約束、成長的教師,那無異於「公然出糗」,要忍住不濫用教師的權威「給他難看」,又忍耐自己臉上熱辣辣的感覺,忍受自己的無知,偶爾都會讓我感到惱怒,「喵的你們這票屁孩,我等著看你有多行」、「不教你們了拉,我又沒賺到什麼好康」,這樣的惡魔心態總是三不五時會騷擾我。

這種時候,剛好看到這套讓我很感動的漫畫,讓我有點想起關於教育的初衷。


這部漫畫叫做《暗殺教室》,被評選為「2014年少年漫畫類:這部漫畫超厲害第一名」

故事設定有點超現實,一隻快到打不死、且可以毀滅地球的外星生物,決定到某個超菁英學校的被淘汰班當老師,而外星生物允諾不傷害學生、認真當教師;國防部也因此獲得學生能近距離狙殺老師的故事。(老師真的超強,可以把國防部要射殺他的飛彈當土產帶回教室)。


一個速度超快,力量超強可以毀滅地球的外星生物,跑去一個蓄意歧視且差…

+贏者全拿的世界:找到弱者足以突破困境的勇氣+

圖片
※本文中的照片均經過授權引用,請勿下載轉貼,若需分享請連結回本文。

※這篇中的孩子,與前文〈贏者全拿的世界:弱者的生涯發展又該何去何從?〉中的孩子是同一批,歡迎讀者對照觀看孩子的成長與茁壯。



生涯輔導要能成功,有幾個重點:



(1) 任課教師選擇「正確的時間點」,讓生涯輔導資源進入。

以前文與本文的兩次演講來說,第一次是模擬考結束後;第二次則在學測剛放榜,都是學生剛受到成績衝擊,情緒上需要支持、生涯決策上需要資源的時候。

(2) 任課教師對班級情緒的掌握度夠高,並告知生涯輔導者。

每個班級的孩子因為不同的班級文化、與導師的互動方式不同等等,有不同的面對「成績」、「生涯決策」、「挫折」的方式,若任課教師對班級掌握度夠高,能讓生涯輔導資源要介入時,能「順利掌握聽課者的狀態」,好搭配最有效果的內容。

(3) 任課教師若為學生所信任,會減少生涯資源進入的抗拒。

有些時候學生與任課教師間不見得有足夠的信任關係,這會影響到教師帶入生涯資源演講的內容是否被信任,若演講時間較受限時,任課教師與學生的信任關係會影響到演講者的演講內容是否能被學生接納。

(4) 任課教師需與生涯輔導講者有信任關係,並充分溝通各種擔憂。

生涯輔導課程時常引發學生「不選擇分數物盡其用」的科系的結果,導致教師「績效不好看」,或「家長」與「學生」之間的關係緊張,若孩子回家不慎說出「是我們老師給我們安排的OOO老師叫我們跟著自己的興趣」等斷章取義的話,老師與學校往往就需要花更多力氣收拾,也因此學校與老師往往不願意讓這樣的資源進入學校。

(5) 若任課教師在平日班級授課時帶入生命教育課程,將有助於此孩子的生涯成長歷程更快速

生涯輔導資源課程能提供孩子生涯探索相關資源、理論及對生涯的想像方式,然而,孩子仍然會面對自我能量不足、自我懷疑等問題,特別是高三學生,所以,假使任課教師會在平日授課間融入生命教育類的議題,提供孩子信心,引導學生自我肯定、人生不會因此毀滅之類的信念,將能使生涯輔導資源的介入獲得更好的發揮。



在這樣的前提上,讀者所看到的這些孩子所接受的生涯輔導課程只進行「兩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