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15的文章

+學測倒數:比起倒數你更該做的事(一)+

圖片
職業興衰、產學失聯、好大學並不等於好未來。
年底,就代表過年前的「學測」腳步逐漸靠近。

如果你是學生,多半都忙著捧著前三次學測模擬考的成績,幾家歡樂幾家愁,仔細研究應該加強哪些科目,才能如願上到理想中的科系,自己究竟哪裡失敗、又哪裡成功、自己離目標到底有多遠、自己是不是花了三年努力卻發現自己一敗塗地?
如果你是老師,可能會發現考得好的學生洋洋得意,考得不好的學生灰心喪志,想盡辦法盤點學生們進步的空間,跟哪些部分還劣勢,要怎麼做才能有效提升分數,同時要注意不要讓學生太驕傲而輕忽怠惰,又要想盡辦法鼓勵鬱鬱寡歡的學生,卻總是感覺時間有限而要補得太多,心有餘而力不足。
但,在忙著倒數與卯足勁拼上那個「目標」之前,我們是不是忽略了什麼很重要的步驟?
我時常發現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在台灣教師與家長時常將「讀書」等於「考上一個好大學/好科系」等於「擁有一個好未來」,但這樣的邏輯與說法究竟說服了多少孩子?又有多少孩子對所謂的「好大學/好科系」有清晰的理解?再來,又有多少孩子覺得「讀書」對自己的「生涯」有所幫助?對於孩子而言的「生涯」跟「好的未來」是什麼?
這些答案,其實我們跟孩子們都不知道。(不覺得哪裡怪怪的嗎?)
但不論如何,因為大人們這麼說,所以孩子們時常稀哩糊塗的就跟著升學列車,認真念書、認真考試、認真從自己擅長的科目推測自己可能有興趣的科系、跟著親戚朋友的建議與社會的風評、一知半解的,搭著這列疾駛的車,被送到某個其實自己也不太清楚的「選擇」裡。
那真的是有意識的「選擇」嗎? 如果不是,那「隨之而來的風險承擔」又甘願嗎?
學測成績滿級分,沒有念醫學系是不是很可惜?成績沒有每一分物盡其用,是不是就是學校榜單跟學生個人的損失?我英文考試程度不錯是不是等於我應該念英文系?大家都說只要有夢想,努力就可以達成?父母親我說什麼他們都要反對,他們一定根本不愛我,所以我一定要鬥爭到底?念了法律系,當了律師就一帆風順?聽說心理輔導很缺,所以要快點去念?國貿跟企管分數很高,所以從那裏開始填準沒錯?
不要再相信沒有根據的話了,特別是適合別人的情況不見得放在自己身上適用時。
辛勤的父母與教師在他們的工作岡位上認真投入,我相信他們一定是從自己的經驗裡試圖將所知的「最好的經驗、成功路徑」試圖教給他們的孩子、他們的學生。唯一的問題是,教師跟父母親非常可能忙於每天的工作就已經筋疲力竭,不見得知道外界大環境的變遷,不見得清楚孩子…

+反芻中:人資測驗與測驗倫理+

圖片
身為一個求職的心理師,當你拿到人資單位給的「複印版」心理測驗,不管是題本或是答案紙是複印的海盜版時,究竟應該怎麼做呢?(哈)。
老實說,這種事還真不是第一次,當我拿到這樣的心理測驗,聽著人資跟我講解作答原則的時候,我就已經在糾結這件事,很糾結阿。所以人資大概以為我聽不懂他講的作答原則,忍不住又多講了一次,但其實我並不是在思考那個....(汗)。
有上過心理測驗編制課程的人應該就知道,真正的「心理測驗」的編制跟坊間隨便作一個夢、倒一杯水、抓幾隻動物的那種「心理測驗」完全不是一回事。花了大把力氣編制的心理測驗,不容易搞定的信效度,假使被誤用,解釋結果不準確以外,可能是一場標籤災難;更別提部分複印心理測驗對編測單位造成的侵害著作權的部分;所以,拿到一份很明顯用影印機列印的心理測驗,究竟應該假裝沒問題的乖巧填答,好換得一份工作,還是試著指出這件事?
其實影印心理測驗這件事也不罕見,特別是在各級學校裡,沒有購買正式的心理測驗,或是購買了正式的心理測驗用途是「拿來複印」的也是有的,或是其實擁有心理測驗卻沒有好好列管的也有聽過。所以,到底該不該這麼認真?當指出這件事,究竟是會被當作「太門戶之見,搞不清楚第一線的實際狀況」,還是被當作不符機構立場,還沒面試就黑一半?
只是,假使連心理師自己都沒能堅持對心理測驗的合理使用,恐怕會堅持的人就更少了,但,這是求職耶,怎麼覺得好像哪裡不太對勁?好像應該乖一點,順順的讓他過,免得沒能得到工作又惹了一身腥,但話說回來,假使用這種小時候一路走來的溫良恭儉讓得到工作,對求職跟應徵雙方來說,感覺總是有種互相詐騙的感覺。
感覺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多重價值衝突的兩難(以上)的情境,覺得很適合拿來跟大家一起討論,所以丟上來問問看大家的想法。
※我自己最後的做法是因為知道自己的個性,不是個擅長隱藏的人,所以雖然還是作答了,卻告訴對方這樣使用測驗是不正確也不合理的,同時告訴對方雖然在學校也時常有這樣的事件發生,但這依然是個不合理的使用測驗方式。但也很好奇大家有沒有更好的做法,或是處理方式?總覺得那個當下好糾結。

+中壢真善美家園演講小記+

圖片
事隔多月,再次踏進中壢真善美家園。
中壢真善美家園照顧許多中高齡智能障礙者,雖然這兩次都只接觸志工朋友,但看著他們給的宣傳品,喜憨兒一直由父母照顧著,但逐漸長大以後,變成老人照顧老憨兒,八十歲照顧六十歲,經濟與體力上的限制、情緒上的張力與壓力、扛著的壓力與責任,那些不為人知的苦。
回憶起那個送餐便當放在桌上,說著想吃滷肉飯陽春麵就好的奶奶,想起一些「協助」似乎都是上對下的俯視,不見得能滿足不同的期待,而這些「不同」不見得會多花多少資源,但我們卻很少「允許被協助者能選擇」,所以時常只能選擇「拒絕服務」,以回應自己的需求、或至少維護自己的尊嚴。如何讓「服務/協助更貼近人」,而不只是「物質上的滿足」,帶著一種對人的敏感與包容,似乎是一個難題。
這次演講的題目是「深深深呼吸再出發:個人自我探索與紓壓」,十幾位平均至少六十歲的志工朋友。回憶起第一次面對比自己年紀大的長輩演講的那種「皮皮銼」,或許是越來越理解真實的生活處境、跟他們服務的脈絡、也對自己想傳遞的內容越來越熟悉了,所以更能碰觸到這些長輩們。
過程間,幾次發現多位在場的阿姨們紅了眼眶,或許是連結到生命中的許多委屈了吧;也對於陪伴跟看到彼此的不容易很有感觸,主動抱在一起、互相說「妳已經很努力了」;跟抄寫著重點筆記,想回去跟其他人分享;也在演講還沒結束的中場不禁鼓掌起來,那是一種榮耀,有一種自己好像多碰觸到了什麼的感動。
雖然是演講,但卻在那個場合裡感到充電,我描述自己的經驗、以及咀嚼過的困境,而他們告訴我他們的生命經驗、人生智慧,也同時在我的語言中感到被理解,被溫暖。就是這種時候,會讓我感到一切都不辛苦,一切都有價值。

+擔心得太多、了解得太少:台灣親職教育的困境+

圖片
「老師,我的孩子不愛讀書該怎麼辦」
「我的孩子成績永遠是最後幾名,但他又沒有其他興趣」
「老師他說想去做OOO,但是我怕那個學了會認識壞朋友」
「他很單純,我怕他不懂怎麼分辨會被帶壞」

每次接觸台灣的家長,絕大多數都處於一種焦慮中,焦慮於孩子的表現不好、焦慮於自己做得不夠多、焦慮於不知道該怎麼幫助孩子,所以我常在各種親師座談會中發現這樣的家長,急著將自己滿腔的焦慮倒出來,小至國小學童家長、大到研究所家長,不論孩子長大了沒有、能力有沒有變強,焦慮好像未曾改變,彷彿一直努力更努力地施加各種控制。

每次遇到這種家長,老實說,我都替他們覺得很累。

第一是,你把你自己搞得很累:一直處在焦慮當中大概不可能太舒服,一直想要用盡全力去控制各種變項往往事倍功半,再加上並不是做牛做馬累得要死就是有效能的好父母,頂多只是不會被人留個話柄「你不是個盡心的父母」,證明自己非常用心,除此之外,這個累好像沒有什麼意義。

第二是,你讓你的孩子也感覺很累:很多時候父母不放過自己是為了給孩子上腳鐐,「你看我都這麼累了,你還不乖乖聽話」、「爸爸媽媽很累是為了你好,所以你要乖乖念書(寫作業、聽話...)」,所以讓孩子很早就學會「我必須乖、聽話,爸爸媽媽的累都是我造成的」、「我必須...(做安全的事/父母規劃好的事/父母決定的事/他們習慣的事),不然我會讓父母親焦慮」。

第三是,你們把彼此搞得很累,但問題其實沒解決耶:父母親的焦慮背後是對子女很深的愛,期許子女可以平安順利長大,人生一帆風順;孩子對父母親的順從背後是對父母親很深的愛,希望不要再給父母親增加麻煩,讓父母親輕鬆一點。看來一切都很好對吧,但,正是這樣的教養方式養出了被動、且面對生涯風險較高的孩子。

讓我們重新回憶幾件簡單且重要的事:(一)活在這個世界上就是有風險的事,沒有沒有風險的事;(二)你跟孩子是不一樣的個體,他不可能如你一樣的思考跟行動;(三)你再怎麼努力都不可能一天24小時無時無刻陪伴在孩子身邊;也因此(四)培養教育孩子獨立思考判斷的能力,才是「回避風險/趨吉避凶」的根本,而不是「聽話」。

我常常發現父母親會忘記上述這幾點非常單純且重要的事,過度承擔或剝奪孩子自主控制的能力,然後反過頭來責備孩子「你怎麼這麼被動」、「你懂得太少」、「你怎麼這麼笨」、「養你養得我累死了」,罵了一堆以後,當我反問「那孩子覺得讀書重要嗎?」、「孩子認為讀書能帶給他什麼?」、「對孩子…

+伊乖乖ㄟ丟吼:隔代教養的愛與淚+

圖片
※本文撰寫目標僅在點出我實際接觸到的教養困境,並非提供一體適用的說明,也請勿認為只要是隔代教養都如此。
「伊乖乖欸、聽話就好」
負責照顧孫子的爺爺奶奶們對「孫子的期待」這麼回答,聽到的時候我有種時空跟地點錯亂的感覺。彷彿回到三五十年前、或是都市化較低的鄉鎮的感受、但這裡並不是三五十年前、也不是偏鄉。
我花了一段時間理解爺爺奶奶並不是在開玩笑,他們並不是基於自己的方便隨口說說、也不是基於文化傳統給我個安全的答案、也跟對抗掀起改革的教育現場無關,而是,那已經是他們的極限了。
身為一個心理師,站在團體的前面期待協助大家發現自己的價值觀,理解自己對孫子孫女的期待,學習能更順暢的跟彼此溝通,進而擁有比較好的祖孫互動與教養關係;卻在那個瞬間發現自己跟爺爺奶奶的目標像空間中的歪斜線,沒有關聯各自前進。這,究竟怎麼了?明明這些爺爺奶奶都是抱著這樣的期待來參加活動的,但面對孫兒的期待竟然告訴我的都是「乖乖ㄟ、聽哇ㄟ話就好」,還沒能提到我以為多數照顧者會說的對孩子的期待:學業表現、發展方向、中長程目標等等,他們的回答只有「乖」。
這個「乖」像一塊大石扔進我的心裡,沉沉地、掀起一陣陣的漣漪。
這個「乖」如此真實懇切,對照起教育界主流的升學主義、或是目前大規模掀起的培養孩子自主思考、發揮多元特色。有種詭譎的矛盾。
孩子父母健在但工時太長或在外地、外籍配偶因為無法適應或思鄉的離家出走、孩子雙親身體狀況不佳無法工作還需要長期照顧,像這樣的狀況,祖父母面對子女在社會的各種苦處擔起「維護一個家的功能」、「照顧孫兒」的責任,在自己能力範圍內努力的撐。
他們不見得是單親、不是真正沒有父母的隔代教養、不是中低收入戶,但實質上擔負教養陪伴責任的是祖父母。
活動一路進行,孩子的精力總是特別旺盛,特別是男孩子,下課時間總是追趕跑跳,打成一團,奶奶告訴我「現在就已經管不動,追不上他了,不知道他上了國中要怎麼辦」,那內心真實的煩惱、體力上明顯的限制、孩子成長的階段跟發展中的身體、需要更多探索與刺激以理解世界的孩子,對上體力與心力逐漸受限而需要更多休息的爺爺奶奶。
突然有了更多理解,爺爺奶奶不是不想管孫兒,不是不愛孫子好,不是對教養沒有概念、或不願意跟上時代的變化。而是、能力或心力上遇到了很大的限制。
但、他們努力的扛起照顧與教養的責任。
於是,反映在活動現場,爺爺奶奶們搶著幫孩子們決定想做什麼、決定怎麼回答、決定可以做什麼活動,面對我…

+活水人生推廣偶感:社區心理衛教與諮商的挑戰+

圖片
在社區推廣心理健康服務的每一天,總是充滿新鮮事(哈)。
學著跟不同的單位合作,學習不同的工作內容與風格,學著不管面臨怎樣的現場都要能應變,學習尊重每一個複雜而豐富的現場、以及各種完全不可能符合預料、受訓經驗、大綱的各種可能,在這樣的現場之中跟各位資深心理師前輩學習,如何處變不驚、如何調整各種活動的方式、給出彈性、維持專業、又保持能讓成員有所收穫。建立關係、同時打開他們願意求助被陪伴的大門。
真的很威啊。工作坊因為報名太踴躍、竟然到現場面對30位志工夥伴還面不改色、而且活動回饋表還有5-6分的平均。這種硬實力讓我由衷感佩,我隱隱然地感覺到「要在社區混就要這麼兇猛才行」,那是現在的我還沒有的能力,也是我期待有朝一日能擁有的能力。
這是第二次到新北市永和日照中心服務,相較與第一次的演講,這次的工作坊有更多機會聽得志工朋友們的經驗與分享,聽著他們的經驗總是會有點感動;面對服務者的死別學會感恩眼前的每一天、面對失智長輩們同樣三句話的聊天感到莞爾、面對各種自己生命中的限制與困頓卻還想要給出更多、也透過給跟連結感到快樂與滿足。
每一次的志工服務,都讓我更理解有一些志工朋友的笑臉、跟不令人煩心、看來一切都好的後面,其實有著許多家庭與生命的傷,來做志工的時候,其實……是他們最快樂的時候。他們陪伴著這個社會的各種不起眼的需要,但他們內心的苦卻很少被陪伴,想來讓人感到很寂寞。
也因此,每一次都比前一次更懂得自己的身份該怎麼結合資源、放軟姿態因應各種需要。有多做到一點點的時候,不管是感覺自己更能貼近人了,或是更能透過系統合作看到資源跟可能性了,總是讓我感到有點雀躍。好像終於比較靠近理想的樣子了。
有一種現在的自己很幸福很滿足的感覺,雖然擁有的並不多、薪水少得很可憐、但很富足、很豐富、每天都充滿挑戰。


+演講反思:苗栗市警局演講反思+

圖片
很難想像,有一天會有這樣的機會站在警察面前演講。
感謝素華給了這樣的機會,願意讓警察幹部的教育訓練有一些非警察的內容,在有限的課程內找出時間,邀請像我這樣的外部講師,從兩三個月前就開始討論要講什麼內容,希望看到不同位置的換位思考,傾聽與溝通,假使能讓很陽剛的警察同仁們接納自己也可能脆弱,願意求助並被照顧,宣泄壓力,那真是功德一件。
花了很多時間構思演講內容,試著針對警察們可能遇到的價值體系衝突、結合一些影片來思考、理解大環境的改變與社會支持系統的弱化、並帶入最近的時事試著靠近彼此、打開合作的可能而非互相謾罵。

連續兩天的演講,針對不同的警察幹部,發現自己這段時間又過得太安逸了,警察們的思考方式是目前我的生活圈中相對陌生的,雖然拋擲出的問題仍然有很多炯炯有神的眼睛,偶爾會給出點頭、竊笑、喃喃自語的回應對我而言已經很棒;但也發現果然自己做的還不夠,還沒辦法很精準掌握有年資的警察幹部的困境、設計的內容比較像對第一線警察的處境。
也面對一些挑戰,一位資深警察幹部問我「老師如果這件新聞沒鬧這麼大,妳會支持警察假扮社工入宅嗎?」;我回答,「我原則上還是不贊成這樣」(基於社會信任與腳色的關係),這位同仁緊接著回話「那這樣老師妳不是也是本位主義沒有換位思考嗎?」;雖然我強調了重點是專業間的理解與彼此尊重,但他似乎仍然不太滿意,而我對自己也是。
總覺得沒把問題想透徹,而且自己的理解還太少。雖然仍強調了破除對彼此刻板印象就是從接觸與互動開始、釐清彼此的價值觀、以及一定是一起滾動前進的,像跳一隻新的舞、一開始總是會彼此踩到腳、只要關係還可以讓我們繼續練習就好。
但還是對自己不太滿意。總是期待自己可以一次比一次更精準、總是期待在一期一會的演講裡可以做得更好、但也需要試著接受現在的自己、現在的每一個機會與願意跟我正面回應的人們,帶著一種期待以後的自己會更好的願力。

p.s:這次到苗栗,晚上入住離車站很近的新興大旅舍,意外的讓人喜歡,雖然本來就查過網路風評不錯,但看到旅舍內陳設的許多已有50年歷史的物件,復古翻新的巧思,以及目前近乎失傳的台灣旅舍技藝「棉被花」,老闆一家就住在旅館一樓,很願意跟旅人介紹苗栗跟旅舍,讓人感覺不到其實在住旅舍,有種令人不忍離開想多住好幾天跟老闆一家多聊更多的想法。
如果有更多這樣保存了傳統的物件與歷史的民宿,相信不只是本國人,也會有更多崇尚深度旅遊的外國朋友們來訪的。下次想花更多…

+頂嘴這回事:受盡委屈價值動盪的一代+

圖片
「我從來沒有這樣對爺爺說話過,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說話」

從318學運之後、七合一大選、反課綱,各種年輕世代的反動衝擊著長輩的價值觀。

從「單一價值」到「多元價值」

爸爸常說「以前我們不管給什麼作文題目,最後都要寫到『殺朱拔毛,三民主義統一中國』」、「蔣公過世的時候大家還哭得亂七八糟」,爸爸時常看著電視新聞的時候忍不住感嘆「現在蔣公銅像都必須要撤掉,我們以前看到銅像還要立正站好呢」,那感嘆後面不是緬懷,而是一種價值觀的衝擊與混亂,對於「什麼是對的」的這回事。

我總是忍不住猜想「應該有很多人跟父親有類似的經驗」,沒有很刻意的反對或支持,就是長輩怎麼說就乖乖的聽著,然後也認真的遵守著,一路走來認真地遵守著這些從小被教育的規範,也小心翼翼地不要犯錯,努力地工作,不管自己份外的事情,也這樣叮囑我們「你不懂得的事情不要管太多」,認份且努力地為了家庭累積各種資源,甚至為了這個目的刻苦地對待自己。

卻發現子女、或年輕的一輩竟然會指著自己的鼻子對自己說「就是你們這一票既得利益者把這個社會搞壞的」,吞不下去。父親時常生氣地說著「十大建設是我們那時候弄出來的,經濟奇蹟也是我們創造的,明明是要交給妳們的時候搞壞的,為什麼都是我們的錯!」

看著這樣的父親,時常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為什麼有這麼多抗議,只能告訴父親「每一個世代都一定有認真刻苦的人,也一定有打混摸魚投機的人,不見得都是這整個世代的錯」,也試著告訴父親「有時候當每個人都謀求自己的利益最大化的時候,其實每個人都沒做錯,但卻會讓我們的社會變得很脆弱,現在,大概就是這樣」。

一路走來的價值信仰,卻好像變成一種錯誤,或是突然發現「原來這世界上不只有一種價值」,原來,每個人有自己的苦處,跟自己的生活方式,不見得有一體適用的標準,是種混亂。

禮:尊重的形式改變了

「你們講話的時候為什麼總是『你你你』的阿!」、「妳有印象我們曾經這樣跟爺爺奶奶頂嘴嗎?」、「我們是這樣示範給妳們看的嗎?」,然後就會陷入「父母難為阿,這年頭當爸媽就是只能給不能說啦」、「我們怎麼這麼命苦,小時候聽爸媽的、長大了聽兒女的」、「這一輩真的好辛苦」的夫妻對話。

身為子女,聽到這種話心理總是感到很難過。

「形式上的禮」很容易做,「實質上的禮」其實很困難;兩者如果能夠同時滿足當然很理想,但假使無法同時滿足的時候,父母師長想要的究竟是「形式上被尊重」還是「實質上被尊重」?我常常發現,父母師長在追求的是…

+塵世喧囂的暫停鍵:十日內觀筆記(下)+

圖片
前接 《塵世喧囂的暫停鍵:十日內觀筆記(上)》,強烈建議讀者先看完上集,以及上集內的注意事項,然後再接這篇文章,不然不知道前因後果可能會覺得怪怪的喔!

【四、第七天到第九天的煎熬】
第五天(還是第六天)開始就增加了新的規矩,在每天的「共修時段靜坐」不能睜開眼睛、不能移動手跟腿,換句話說只要一開始擇定了一個坐姿,就要想辦法貫徹到一個小時。

雖然葛印卡老師也提到重點不是虐待自己,而是增加覺知,包含對自己身體上升起的各種喜歡與憎惡的覺知,讓身體的感覺歸身體,而不要對自己身體的感受增加太多評斷,但真的會扭動得像蟲一樣,特別是我是靜坐放牛班(最後一排)的時候。

就會一直前後轉移身體的重心,希望可以找到一個緩解疼痛、或是讓血液比較可以流通的位置,但怎麼嘗試都找不到點,身體也會感到痠痛而難以維持某個特定姿勢,於是通常在45分鐘過後,就會開始像蟲子一樣。

然後會在心裡頭想「到底還有多久」,靜修堂裡沒有鐘,我又忘了帶錶,所以縱使睜開眼睛偷看,也只能想辦法偷看別人的手錶,我身邊的位置就差不多跟我一樣放牛班,別人也會動來動去的阿,其實沒有那麼容易偷看到錶TT_____TT。

所以就只能等待著結束的信號,葛印卡老師的結束唱頌了,每次扭動到一個極限的時候,總是在內心深處想著「再撐五分鐘」,撐了好一陣子以後,也搞不清楚五分鐘了沒,就會陷入「到底要換個姿勢」還是「繼續加油多撐五分鐘,一定時間快到了」的天人交戰。

多半時間我都會充滿賭徒心態,繼續凹下去!

痛啊~。也因為這樣,當最後想起葛印卡老師的唱頌時,真有種「那是天籟啊」、「解脫的信號阿」、「從小的死亡到新生」的感受;當然,我們也開發了一些時間推估方式,包含顆啦科啦響著的中午餐車,聽到的時候代表再十分鐘就要午餐了!之類的,一種穩定生活中的小確幸的片刻那樣的感覺。

但縱使是這樣,過完一半以後,才是痛苦的開始。

每天都想著「快結束回家了吧」,怎麼還有這麼多天,天啊,我還有五天才能回家、四天、三天、兩天,不,是超過48小時,怎麼這麼久?回去到底有多少狗屁倒灶的事情等著我,這段時間台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身邊的家人們沒事吧,我是不是該提早幾天離開,這樣可以比較有餘裕處理事情?會不會殺出什麼措手不及的事情要處理啊?哎呀,星期天才放我們走,我星期一又要馬上工作了,這樣好累啊,要不要提早幾天回家,哎呀,休息都不夠了,幹嘛搞這個,在家裡睡不是很好嗎。

接近結束的過程裡,眼看著鐘點…

+塵世喧囂的暫停鍵:十日內觀筆記(上)+

圖片
在內觀中心裡的每一天我都想逃,都想回家,都覺得難熬,聽到葛印卡老師說「每年至少回來一次」還翻白眼心想「又不是腦子燒壞還回來幹嘛」;但回來以後的這兩天,都覺得「內觀中心的時間真的很珍貴」,然後一直想著「下次什麼時候要跟同寢室的室友們一起再去」。

越長大以後,我們越難給自己一點時間,好好陪伴自己。

光是解決出現在眼前臨到的每一個問題,判斷每一個機會的長期發展性,像一列不斷加速的火車,勉力維持著不要出軌就已經筋疲力盡,陪自己?讓我睡飽一點可能比較實際。

一個機緣,有朋友去了內觀,看著分享的經驗,覺得如果有機會自己也該去看看。

然後,就踏進了內觀中心



※本文開始及閱讀前的重要注意事項:
(1) 請務必理解這篇文章,是基於我個人參與十日內觀課程的經驗所寫的,對於佛理、課程安排的實際深意我不見得真的都理解,我的詮釋也不見得都正確,我只是想分享這樣的一次經驗。

(2) 強烈建議如果妳原本就已經想去參加十日內觀課程,妳可以不要看這篇文章,直接去報名跟參加實際體驗課程我個人認為比較好,因為全部理解整個內容,有時候會像看電影被爆雷一樣,妳會缺少很多個人內在的經驗,而那些可能很重要;而且我的經驗可能讓妳之後會比較跟推敲,反而干擾妳的經驗。

(3) 倘若妳看了這篇文章很想去參加十日內觀課程,強烈期待妳需要想清楚「我願意花十二天去上十日內觀課程,不中途離開」,不然其實很可惜、也有點浪費被供養的資源。


【一、十日內觀前的斷捨離修練】
身為一個活在現代社會裡的獨立工作者,要離開工作崗位十天,而且完全不能處理公事,其實是充滿挑戰的,這個時候母親早些年時常耳提面命的「妳沒有那麼重要」給了我一些力量(哈)。

如何面對各種「機會」與「責任感」跟「自我照顧的需要」,是一個練習

那有點像「告別的練習」,如何開始一步一步把手頭上還沒做完的事情做到一個段落,然後告訴身邊跟自己的工作有關的人自己要遠行,可能連絡不到,並且把之後預定要做的事情僅可能往後推遲一些,讓自己有些寬裕。對我這個總是急驚風,巴不得把各種事情塞得滿滿的人來說,「看到自己需要空間」並且「試著努力擠出這樣的空間」是一個沒有嘗試過的挑戰。

我很少允許自己照顧自己,因為我多數時間總是優先看到別人的需要,縱使時常在工作崗位上遇到慈心的前輩叮囑「妳要好好照顧自己,才有能力照顧個案」,但從小養成的習慣,還是時常讓自己忘了照顧自己,直到身體以生病的方式跟自己抗議。運氣很好,合作的…

+蘆葦之歌:創傷與療癒的漫漫長路+

圖片
昨晚看了台籍慰安婦阿嬤們的紀錄片《蘆葦之歌》,有很多觸動,今天想找預告片分享時卻意外發現底下留言吵成一團,論點好像都跟紀錄片中那些真實的人、事、物無關,充滿敵意與焦慮,讓人看了感到哀傷。這部紀錄片,是一部看得出用心跟著力很深的紀錄片,也是一齣會讓我想推薦心理師們都去看看的紀錄片。
16年,婦援會竟然默默地花了16年針對這些慰安婦阿嬤帶領創傷與療癒的工作坊,16年,那不是一段短暫輕鬆的日子;片中那些阿嬤畫出的少女,像極了內心的那個少女從某個時間就這麼靜止了;那一張又一張的空椅,哀悼、憤怒、感謝與遺憾,令人折服的自然引導與強韌穩定的關係,那一個個阿嬤流淚洗滌創痛的瞬間。
年少時代曾有過的夢想永遠都不可能實現,戰爭、權力與控制、人性、難以直視的歷史與傷痛,看著片子的時候心中浮過許多網路上看過的話,「阿嬤是自願的」、「她們就只是要錢」、「等她們都死了就不用處理了」。有種看不到人,被冰冷理性的視角觀看著的感受。那每一個阿嬤是人,不論他人如何論斷與點評,終究只能試著跟這樣的經驗、這樣的歷史、身體的傷痛共處,直到嚥氣。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大時代的悲劇,但我知道這裡有很多真實的人,不然不會有阿嬤感謝著某個曾經愛過她的日本士兵、不會有那麼多哭得像孩子的阿嬤。人,永遠是鑲嵌在歷史與時代的洪流中的,那些創傷或許永遠都無法真正的被療癒,但婦援會陪著這些阿嬤看到她們的苦、經驗她們的失落、陪著她們一起痛哭,我想,那必然撫慰了一些什麼。

看著這部片子,不是看到歷史、鬥爭、女權或父權,而是很深的失落、創傷與陪伴,讓人有很多觸動與反思。

+醒醒吧少女們:那些年我們外包的兩性教育+

圖片
身為一個到這把年紀還是會發花癡,心花朵朵開,被電視劇、小說、漫畫、遊戲搞得魂牽夢縈的「資深少女」,這些年來有些小觀察。雖然一方面令人感覺非常羞恥,但另外一方面又覺得好像不指出來不行,因為連資深少女我都時常不小心墜入這種粉紅色泡泡的世界,加上看過一些可愛的學生,她們不經意地帶著這樣的想法在尋找感情,或在自己的感情裡受挫,總覺得應該來認真拆解一下這種故事的「經典」與「邪惡」之處。

※重要提醒:本文旨在說明異性戀框架下,兩性情感教育的缺漏,然而當學校內有不同性取向的學生或孩子時,需要特別留意不應強加異性戀框架。
※重要提醒:請勿以偏概全認為「所有漫畫與遊戲都不好」,更何況禁止絕對不會是最好的選擇,補強被遺忘的兩性教育才是重點。(同場加映:用漫畫探索生涯TED影片:電玩讓世界更美好)

經典兩大粉紅少女心迷思:
1男主角通常都又高又帥又有錢,而且身分地位不同。 →迷思沒說的真心話:透過男主角,女生得到真愛及身分地位流動。 這些男主角通常都不是普通人,如果男主角是社會人士,通常是總裁總經理,大約是一個招牌掉下來砸死七到八個總裁那樣的總裁密集度;如果故事發生在古代,男主角至少是個王爺、王子、不然就是巨賈、將軍。 →真實社會的現況:除非是不想努力,不然不一定要依賴戀愛達成流動。 許多少女故事裡,隱藏著這類「男主角身分地位不凡」的設定,所以女主角可以透過愛情與婚配取得不同的身分地位、生活品質、社會階級。但這種故事常將「好的婚配對象」跟「好的生活」、「戀愛」綁得太緊,一方面削弱了女生的能動性,彷彿只為了找到一個好的戀愛對象而活,另外一方面更加深了女生對「理想男主角」的期待,而這往往導致投入一段關係,卻將不切實際的期待放在對方身上,又將自己的價值跟對方綁在一起,患得患失的狀況。 2.不管生活有什麼困難、旁邊有多少誘惑,男主角都只愛女主角一個人。 →迷思沒說的真心話:感情通常不需經營,只要是真愛跟100%契合就萬事OK如果男主角是那個「對的人」,不管女主角說什麼、做什麼,有沒有在事前跟男主角解釋,都會告訴女生「我相信你」、「我知道你不是那樣的人」;而且不管別人怎麼誘惑男主角、欣賞男主角,男主角都還是會堅定不移地「只愛女主角」。 →真實社會的現況:不見得有「對的人」,就算是真愛還是充滿磨練的。 100%適合的人、契合心意、我不用說你都了解,是個歷久彌新的迷思。在每一天的生活裡面,關係中的兩個人都在接觸新的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