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14的文章

+書摘:反貧困─逃出溜滑梯的社會+

圖片
書名:反貧困─逃出溜滑梯的社會
出版社:早安財經文化(2010)
作者:湯淺誠
推薦指數:★★★★★

然而,為什麼夫妻倆人會住到平價旅館去?新田久當時三十八歲,同齡的人很多可能已經有屬於自己的房子了。難不成是因為它過去自甘墮落,以致落得這般自食惡果的下場嗎?如果急於下這樣的結論,必然會讓『人生自己負責論』有機可乘。然而,人生並非這麼單純。這對夫妻的人生,反映了現代日本創造貧窮的過程。在『人生自己負責論』的背後,究竟隱藏著什麼看不見的問題呢?(p.028)

像他們倆人這樣的案例─小時父母雙亡,生長在貧窮的家庭,又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常常會被當作是「極端個案」、「罕見案例」,而被簡化成是個人命不好、運不好來看待。而他們的經歷─二十年來換過一個又一個非正式工作,因身體不好而無法持續工作等─則很容易被認為是「缺乏毅力」、「沒有計畫」的表現。(p.039)

如果我們用這觀點來看他們的案例,將會忽略掉一個非常重要的面向,就是:造成這些人在青少年時期遭逢不幸,在後來的人生中也無法獲得彌補,想要往上爬也沒有機會的「社會結構問題」。(p.039)

新田夫妻曾不斷試圖改善生活狀況,卻沒有一個職場可讓他們實現願望。在沒錢的情況下,他們只能找便宜的住處,但是最終還是沒找到一個便宜可以安心住下來的地方。在沒有家人親戚可以依靠的情況下,也沒人能協助他們重建生活,更沒聽說有任何政府單位的扶助。看起來,夫妻倆人一路走來,完全符合「孤立無援」這四個字(p.40)。

有人會說,自己的人生,自己負責。但這種「人生自己負責論」,等於將「無人可依靠」的狀態直接正當化了。但是,那些高聲疾呼「人生自己負責論」的人,應該也不是獨力靠著自己一人活過來的吧?政府和民間的扶助體系付諸闕如,真的應該受到肯定嗎?難道政府和社會沒有責任嗎?(p.40)

類似新田夫妻這種案例,可說不勝枚舉。「繫舟」幾乎每天都會接到年齡、性別、家庭組成各異的人們前來求助。這些人日復一日地陷入貧困狀態的惡性循環中,讓我們不得不懷疑:今天的社會是否存在著一種導致人們淪入貧困的結構性因素。(p.40) 



 2007年3月25日,《東京新聞》以跨兩頁的版面,刊登了標題為「社會福利體系漏洞百出」的「生活圖鑑」(如左圖),簡單明瞭地呈現出日本社會最具代表性的「安全網」的瓦解模樣...該圖顯示,所謂的安全網共有三層─僱用(勞動)網、社會保險網、以及公家扶助網。如今這三層安全…

+書摘:企業的性格與命運+

書名:企業的性格與命運(The corporation)─利益及權勢的病態追尋
出版社:大塊文化(2004)
推薦指數:★★★☆☆

過去一百五十年來,公司由最先不起眼的角色,逐漸崛起為全世界主導性的經濟機構(p.11)。

到了十九世紀末,透過神奇的法律鍊金術,法庭已經徹頭徹尾把公司改造為「人」,具有自己的身分,獨立於那些擁有或經營公司的有血有肉的人,而且一如真人,可以用自己的名字來經營事業、購置資產、僱用員工、繳稅、上法庭主張自己的權利並為自己的行為辯解(p.24)。

正是基於這種觀念,紐澤西州與德拉瓦州採取了前述的一些措施,而美國最高法院也於一八八六年決議,由於公司是「人」,所以應受到憲法修正案第十四條(Fourteenth Amendment)的保障,享有「適當的法律程序」與「同等的法律保障」等原本憲法所保障的被解放奴隸的權利(p.25)。

一次世界大戰結束時,一些美國領導性大公司紛紛忙著塑造充滿愛心、善盡社會責任的形象(p.27)

到1930年代,公司飽受輿論負面攻擊,社會責任說再度風行(p.28)。

亞道夫‧勃雷(Adolf Berle)與賈丁納‧明斯(Gardiner Means)在《現代公司與私有財產》(The Modern Corporation and Private Property)這部經典著作中...,他們認為,公司是現代世界中「潛在的(如果尚未成為真正的)主導性機構」;公司經理人已成為「產業的領主」,而他們的公司就好比封建城邦。由於從社會聚積了這樣龐大的力量,公司及其管理者理應有責任為社會整體的利益服務─與政府相當類似─而非僅著眼於股東的利益(p.29)

1990年代晚期,WTO制訂了一套「準則」,旨在確保各會員國不致對會計施加不當管制,以致「對交易造成的限制...超出達到合法目標所需」。這些規定一方面是因為WTO抱持「管制可能對勞務的交易造成不必要、甚或往往是意料之外的障礙」的信念,同時也是WTO回應產業團體與廠商大力遊說的結果(p.33)

只要看到產業團體在WTO內的優勢地位以及可觀的影響力,WTO的政策與決策多半偏袒公司利益也就不足為奇了。...WHO成立時間雖短,卻已嚴重干擾政府保障人民不受公司不當行為侵害的能力。更廣義而言,經濟全球化─WTO只是其中的一環─大幅提升了公司入侵政府權威的能力(p.35)。

今天的企業領導人會說,他們公司關心的不僅是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