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06的文章

+純粹的故事‧幾個+

(本文寫於 2006 年 11 月 02 日)

老實講,一直以來最讓我恐懼害怕的不是壓力,也不是暴力,不是人際之間的鉤心鬥角,不是被時間追著打的問題,也不是有口難言的苦處。這些,都好 解決,面對壓力就去解決壓力的來源,面對暴力,就去停止暴力的源頭,面對人際之間的鉤心鬥角,就用陳某紅衛兵流的方式鬥垮他,被時間追著打,要不不管時間 要不重新跟上時間,有口難言的苦處,等待可以說明的時機到來。這些,都不是我所畏懼害怕的,我所畏懼害怕的,是純粹。 大腦的構造當中,有一個叫做杏仁核的地方,有看過《EQ》這本書的人應該就知道,他是掌管我們的衝動、天性、本能以維護我們生存的這些東西,所 以他與實際動作(肌肉)之間的連結又短又有力,讓我們可以在感覺到害怕,或是危險的時候就可以即時反應以保全性命,而杏仁核有遭受損傷的個體,既感覺不到 害怕,也就無從逃離,最後常在達爾文的演化論下被迫淘汰。所以,可以生存的我們,想必都有強而有力的杏仁核。只是,在這樣的工商業環境下,我們已經沒有需 要這樣的衝動去維持生命了,反而需要依靠更多的腦前葉,也就是額葉,來維持我們的行動不要失當,以免妨害到我們與他人正常的相處與交往。這段看來扯遠了 吧?然而,並沒有,「純粹」就是這樣一種會激發我的杏仁核發酵的東西。打從心底的,直接而有力的,影響了你的一切感知。 我怕純粹,而我也愛純粹,怕純粹過後的不知如何是好,也愛純粹那如同水晶球一般澄澈而圓滿的存在。矛盾吧。矛盾。這就是我。與幾個我最近聽來的,卻深深陷入不知如何是好的純粹故事。 在一段對一個個體來說是很久以前的以前,有一個住在和平島的小男孩,屬於和平島的幼年記憶恐怕已經所剩無幾,但是,卻一直有一件事情偷偷的、深 深的、埋藏在自己的心裡,那是一段屬於大姐姐、耶誕夜、跟教會的故事。小男孩已經忘記了當時究竟是在哪裡遇到大姐姐的,也忘了當時自己到底是幾歲,天氣到 底如何,又為了什麼會認識大姐姐的。記得的只剩下一個總是在外面玩的小男孩,跟一個很熟悉的大姐姐,小男孩不知道大姐姐的身體有什麼問題,大概還沒到那個 年紀吧。低頭玩著的小男孩,大姐姐問了他「你長大以後,會願意跟像姐姐這樣跛腳的人結婚嗎?」小男孩抬起了頭,偏著頭想了想「這兩件事情有關係嗎?」,大 姐姐大概是笑了吧,又也許是從這個小男孩的言語中得到了純粹的救贖,積極的邀約小男孩「恩,你耶誕夜要不要來教會?很好玩喔。」,小男孩既不…